忍者ブログ
Dying love
| Admin | Res |
<< 03  2018/04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   05 >>
[6]  [16]  [15]  [14]  [13]  [12]  [11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


.此為APH國家擬人漫畫之二次創作,與現實人物、國家毫無關連,勿自行加以渲染
.謹遵守APH網路禮儀
.文中政治立場並不代表作者主觀意見












 
  「殺了他。」
  「殺了菊。」
 
  王耀在她耳邊輕說。看似兄妹依依不捨的場面、看似不忍結束的擁抱、餞別──才不是
 
  「殺了他。」
  「然後回到我身邊。」
 
  他是以怎樣的心情對著自己開口的呢?而自己又是以什麼樣的表情聆聽?灣其實很清楚。
 
  「好的,大哥。」
 
  她抽離王耀的懷抱也順便將他的仇恨複製一遍一併帶走了。她乖巧地承諾。
 
 
  但是、但是──
  大、大哥……
 
  她對自己的軟弱無地自容了。她發現了自己的無能以及“不 想 下 手”──她在心底念著兄長的名字呻吟、她在心底放聲嘶吼──
  
  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──…
 
  真正的灣是如此沒用的。對不起,大哥。
 
 
  ──她朝著與預定相反的方向,墮落了…
 
 
 
                 ──逆向墮落。
 
 
 
  灣捲縮在馬車車廂裡右方垂直的小角落,她用手將大衣把自己包緊,做了個夢。
  很久以前,她還跟在王耀屁股後面步伐搖搖晃晃的時候,香跟勇洙都在的時候,王耀會特別牽住她的手,王耀特別地疼愛她,因為她是唯一一個妹妹,而她也最喜歡她的大哥。
  覆蓋她另一隻小手的主人是菊,如果王耀不在,他會抱起她,菊也對她特別疼愛,比起香跟勇洙她是唯一一個女孩子。她也喜歡她的二哥,因為他總是給她溫暖的溫度以及擁抱。
  夢裡的她好小好小,香也是。王耀牽著她的右手,另一邊抱著香、嘴巴喊著衝向前方的勇洙。菊牽著她的左手,穩穩地,溫柔又給她滿滿的熱度。
  她還記得那一天他們去看熊貓,王耀被勇洙的頑皮搞得暈頭轉向,但手始終沒有放開她跟香。而菊走進林子為她摘來竹葉,悄悄地交到她手心。
 
 
  此刻馬車外的世界下著白茫茫的大雪,灣很冷,她還需要一點時間適應這離開家後突來的低溫。她被大衣遮蔽的雙手藏在後腰上,冰涼的指尖握著另一個更為冰冷的東西。
  她在菊的家門口下車,待會菊就過來了。她調節自己的呼吸以平穩自己的情緒。待她再抬起頭來,那美麗的雙眼已經沒有了溫度。
 
 
  「灣!」
 
 
  她被後方的聲音嚇了一跳,是菊在喊她的聲音!她旋即轉過身,卻剛好被菊抱個滿懷。
  她不是驚訝菊抱她的力道大得足以讓她喘不過氣,而是驚訝菊此刻抱她的這個舉動。事情不該是這樣的,她纏繞在匕首上的指尖緩緩鬆開……
  沒錯,她將匕首藏在身後,那把王耀離別前交給她的匕首。
  但是發展不該是這樣的!菊不該衝過來抱住她、她不該沒有抽出那把匕首──…
 
 
  「過得好嗎,灣……?」
 
  她仰頭看著他近在咫尺的眼睛,看見了那層濃濃的傷痛在他眼底蔓延,遮蔽了他的深邃。
  頓時間,她講不出話來,也無法動彈。
 
 
  來到新的房間,灣將那全新的匕首隨意丟在塌塌米上。
  菊見了她後又出去了。應該說,他是為了見她而特地回家一趟的。
  她也將自己丟在塌塌米上,散在房間中央,敞開的指尖不小心觸摸到了匕首的冰冷讓她稍稍一縮。
  她想起王耀,那張被深深背叛、枯槁、沒有血色的臉,想起他脖子上還有全身上的疤。
  今後該怎麼辦呢?她不知道。
 
 
  深夜,她跟著菊家的僕人去門口迎接菊。她只整理了下頭髮和裙子,然後將匕首偷偷地藏在袖子裡。
  如此乖巧順從的她不禁讓人起疑。沒錯,她在等待時機、殺了菊的時機。例如現在,甫進門的菊,正背對著她脫下自己的大衣,她準備伸手接過、然後抽出匕首──
 
  「妳還好嗎,灣?」
  她像沒電後的機器,瞬間沒有任何動作。
  「……還習慣嗎?」
 
  她原本要伸進衣袖的右手轉而接過他的大衣,將它抱起,交給下人。
 
  「是的,哥哥。」
 
  她低下頭,乖巧地回答了他的問題。
  不該是這樣的……。他不該說這些話來關心她、她也不該沒有抽出那把匕首──…
 
  「妳以前都直接喊我菊的,灣。」
 
  她被他的話虧欠地猛抬了頭,正好對上他受傷的眼。
  她不是想刻意在他們之間製造距離……她只是、她只是……
 
  「晚安了,灣。」
  他撫過她的頭顱。
 
 
  換了一個新的房間她睡不好。小時候她會因為這樣而失眠、甚至作惡夢。她無力地用棉被將自己包緊。
  灣強迫自己閉上眼。這偌大的和室冷冰冰的、靜得她覺得自己還聽得見外頭雪擦過空氣飄下的聲音。
  明天、明天……
  明天還有機會。
  她暗自握緊了拳頭。
 
 
  沙沙……
  她靈敏的耳朵聽見了細微的摩擦聲,像是襪子在摩擦地板、走路的聲音。
  刷……
  她感覺到自己的房門被打開了。她驀地害怕了起來,她將匕首藏在衣櫥裡,現在沒有自衛的武器──
 
  突然一團清幽的香氣靠近了她,她吸入空氣的同時也吸入了點,那花香在她體內滲入,一點一點地擴散在她的全身。
  花香?好像是……
 
  她感覺到的手順過她暴露在被單外的頭髮,親吻了她的臉頰。
  那一晚她的心臟雖然吵得像失控的幫浦,但她卻異常地睡得很好,沒有惡夢。
 
 
  早上她到菊的房間幫他著衣,原本是個很好的機會,因為菊裸著上半身,舉起自己的手臂待她幫自己套上。但是灣告訴自己,現在兩隻手都拿著菊的軍服,不方便、也沒有多餘的手去抽匕首,等一下還有機會。
  幫菊穿衣時她也看見菊身上有許多疤,甚至,有些還是子彈造成的。
  她幫他穿上,一併遮掩住他的痛以及自己不忍的眼。
 
 
  「小時後,都是我幫妳穿的,灣。」
  「現在妳學得很好。」
  「……可以,嫁人了。」
 
  她聽出菊口中的苦澀,澀得她紅了眼眶。
  菊會同意她嫁給誰呢?如果不像他從王耀那邊得到自己,沒有任何政治利益的話……
  原來菊有一天也會把自己交給別人啊……
  灣瞬間了解了這一點,突然間心底更加地惆悵了,她發現這才是此刻自己最難過的事。
 
 
  早飯他們一起吃,菊就坐在她的對面。但是灣沒有行動,她告訴自己,等菊晚上回來還有機會……
 
  她開始每天重複這樣的行程,幾個月來都是這樣。她開始接受菊的關心,慢慢地開口說話,到了最近她開始笑了,因為菊也會回應她一個溫暖的笑容。
  有天她甚至睡晚了,慌慌張張地要穿過院子,在小池邊過橋時匕首從她的衣袖中不小心滑了出去,沉入池底。
  灣居然靜靜地看它從小渠道裡流去,直到出了他們的宅邸。
  她的心底沒有太大的起伏,因為她現下最重要的,是趕到菊的房裡幫他穿衣,然後送他出門。
 
 
  這許多年來有好多事情可以讓他們改變、足以讓他們反目,但是惟獨菊對她沒有。也許他對王耀殘忍、對勇洙殘忍,但唯獨對灣沒有。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,灣覺得他們還是在那同個家長大的家人。他們對彼此沒變,菊還是會牽她的手帶著她走、菊還是會──
 
 
  「──灣。」
  聽到許久不見的聲音,灣卻感覺全身顫慄。
  「好久不見了。」
  王耀先對她打了聲招呼。他眉峰下的眼眸晦暗,盯著灣的。
  「妳怎麼了,灣?」
  「墮落了嗎……?
  灣用手抓了抓衣袖,只抓到柔軟的布料。她忘記好久以前那一直躺在衣袖裡的匕首早已順著水流,好久以前它就已不在裡面,不見了。
  「大、大哥……」
  灣在退步,因為她身前的王耀在向她逼近。
  從菊背叛他開始的王耀就已不再是王耀了,他被傷得太重、也無法平息那被背叛的仇恨。灣知道她再也不會牽起菊、香、勇洙、甚至是自己的手了……。
  好久好久以前的王耀,也跟匕首一樣流去她所不知道的地方,消失了。
 
  「回家吧。」
  「這裡,已經不安全了。」
  「什……」
 
  她還沒將問題說完王耀就拉起她的手肘強行帶她離開,她想掙扎,但實在太害怕她眼前這個陌生的王耀。
 
 
  戰爭持續了好幾年,他們跟菊的、菊跟他們的。
  灣透過窗子看著窗外遠方的戰火,對那血淋淋的景色早已麻痺了。這麼久以來,每天都如此持續這麼進行著。
  她待在自己家裡很安全,因為不是戰場。但是槍砲的聲音卻依然清晰,外頭的河似乎也被血給混濁了,屍體也是。
  她撫過窗櫺的紋路。
 
 
  「墮落的是你們啊,大哥。」
 
 
  她早已看見這次戰爭的結果,菊勢必會受創,但其實王耀也是。
  她來到菊家,發現阿爾在照顧他也就放心了。她獨自走到昏迷的菊面前。
 
 
  『總有一天,會換我……』
 
 
《完》
 
終於回來完成了一個坑!!(感動)
話說我把菊灣兩人的同居寫得好新婚啊囧(被打)
還是要再次向大哥道歉,讓你崩了……嗚。
祝菊灣祭順利ˇˇ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管理人のみ表示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最新CM
[08/18 竹]
[05/20 NONAME]
[01/02 Kenshin]
[01/02 Kenshin]
[11/10 黃渣]
プロフィール
HN:
夢字犬、溯葉
性別:
非公開
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
Copyright (c)《荼蘼花謝》 All Rights Reserved.
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