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Dying love
| Admin | Res |
<< 09  2018/10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11 >>
[16]  [15]  [14]  [13]  [12]  [11]  [10]  [9]  [8]  [7]  [5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×前言:
×本文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,請勿自行加以渲染
×謹遵守APH網路禮儀
×文中政治立場並不代表作者主觀意見

當悲傷攀上窗櫺,痛心的人是誰?
止不住的淚,又是為誰而流?
心很痛,因為思念你而痛。
此情可待成追憶,只是當時已惘然……
 
 
 
「灣兒,這是日/本,以後……妳就和他一起生活吧。」王耀用顫抖的聲音,向身後的女孩解釋,眼神是如此黯淡、落寞……天知道他是多麼的不甘願,將自己最親的妹妹,親手交給───曾是自己弟弟的人。
「什麼?不要!我不要!就算你是我的哥哥,但也不能隨便將我割讓給別人啊!這對我來說,實在是太不公平了!不要,我不想離開大家!我不要走!」眼淚滑過臉頰,她好氣啊,待自己極好的耀哥哥,怎麼會把她當作籌碼呢?
「中/國…」身著雪白直挺軍服的男人,平靜的看著曾是自己哥哥,現在卻是自個兒的手下敗將。
 
 
────哼,真諷刺。
 
「走吧。」本田菊向灣伸出了手,卻被一手拍掉。
「不要碰我!我是絕對不會和你走的!」灣胡亂抹掉臉上的淚珠,忿忿的道。
 
太奇怪了,她不懂,為什麼他們的世界裡總有戰爭?難道大家不能夠和和氣氣的在一起嗎?以前的菊哥哥不是這個樣子的,總是和她一起玩、對她溫柔的笑,怎麼隨著時間流逝,一切美好的過往就全變了樣?這不是她希望的,也不是她所要的啊!她不要耀哥哥和菊哥哥互相對抗,更不要亞/細/亞的情誼全部消失殆盡。
 
「不管妳再怎麼掙扎,還是得跟我走,灣。」本田菊眼中相當平靜,不起一絲漣漪,更別說迷惘。他很清楚他要的是什麼,而且絕對要搶到手。
「耀哥哥,我們回家!快點回家!」一個轉身,她抓著王耀的手,就是不讓他離開。
「灣兒,從今以後……這裡就是妳的家了。」王耀伸手推了推灣,使了個眼色示意本田菊帶走她,用唇語緩緩說著…
 
「替我好好照顧她……」
 
「走吧。」本田菊面無表情的拉走灣,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,就不能輕易放手,這是他一直以來對自己的堅持。
 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
自從灣來到本田菊家中,卻成天不吃不喝,自己一個人待在房裡,不管侍女如何勸、如何逼,她說不吃就是不吃,也堅持不換下身上的衣物,硬是不穿和服。
呵,這叫她…怎麼吃的下?
心裡想的、念的,全是他們,要自己在這兒過的逍遙自在,根本是天方夜譚。
「大家……一切好嗎…?」坐在窗檯邊,灣望向天空。
─────耀哥哥、小香、勇洙…我好想你們……
灣突然很想哭,可是現在的自己必須堅強,就算要哭,也不可以哭出聲來、不可以在本田菊面前卸下自己的心防,她知道,他已不是以前溫柔的菊哥哥了。
 
 
 
「本田先生……」侍女緊張的站在外頭,等待著眼前男人的吩咐,而他似乎也在等待她親自報告情況。
「灣她……」本田菊沒有回頭,停下手邊正在批改的公文,他靜靜的問。
「灣小姐還是依然不願意進食,也不願意更衣,這……」
「沒關係,她不吃就算了,我等等去看看,妳可以下去了。」隨著侍女的離開,本田菊放下筆。
 
唉,妳就這麼的不願意待在這裡嗎,灣?
 
門外的僕人們紛紛談論著,他們擔心自家主人會撐不下去。
「怎麼辦?自從灣小姐不進食,本田先生也不吃任何東西了…」
「對啊,本田先生這樣撐的下去嗎…?」
 
 
───叩叩。
 
「誰?」單音節,灣冷冷的開口,現在根本不需要對這裡的任何人溫柔,這裡的人,應該都是她所該憎恨的人吧?可是,要她無緣無故對其他人冷言冷語,她也辦不到。
「我是菊。」對方顯然絲毫沒有讓步的想法,他靜靜的等,等她開門。
「什麼事?」他來幹麻?明知道自己是她現在最不想見的人,又何必來找她?將她得到手了難道還不夠嗎?到底要怎樣你才會善罷甘休,本田菊。
 
哼,現在才看清他這個人似乎嫌太晚,但是……
 
──────耀哥哥,你當初為什麼要放開我的手?
 
一邊是自己敬愛的耀哥哥,一邊是溫柔待人的菊哥哥,灣有點亂,即使害怕會從幸福的頂端墜入痛苦的深淵,她心中仍期盼本田菊能夠回到從前。
大人的世界太亂、太複雜,王耀從不希望她懂,因為他怕純真的灣會因此失去了她純潔無瑕的心。但是,紙終究包不住火,自己還是沒能守護她,只能無力的看著本田菊帶走灣。
灣陷入沉思,直到門外的人發聲提醒她。
「灣?」他從剛剛就噤了聲,只是房內的人兒一直沒有回應。
「什、什麼?」嚇了她一跳…只是剛才苦苦思考的問題,似乎還找不到解答。
「我進去了。」伸手拉開紙門,本田菊一腳踏入灣的房間…她好像瘦了,細緻的臉蛋似乎蒼白了些,絲毫沒有半點笑意,但好像也不是生氣,臉上幾乎沒有表情,她只是淡淡的看著他。
「本田先生,你這樣擅自闖入我的房間似乎不太好吧?」灣輕蔑的說了一聲,清澈的瞳仁盯著本田菊看。
後來她發現……其實他長得滿好看的,墨黑的髮絲,墨黑的瞳孔…灣見他不說話,開始緊張得不知所措。
他幹麻不說話啊…自己剛剛的口氣會不會太兇了?他…生氣了嗎?
「喂……」灣不自在的開口,自己好像真的很兇?可是,畢竟他是莫名奇妙把自己帶來的人…呃,莫名奇妙?好像也沒有,那個時候他明明是很冷靜的吧?
嗯…好像說來說去,自己沒有任何可以對他發脾氣的理由。
「灣,吃點東西吧,再這樣下去妳會生病的。」本田菊輕輕開口,四周安靜到連一根針掉落都能發覺,幾乎可以清楚聽見刻畫時間的心跳聲。
「我、我不想吃!請你出去,本田先生。」灣為自己剛才替本田菊稍微擔心一下下的心情感到懊惱,自己是不是生病了啊?竟然會為他煩惱……
「好吧…妳不想吃我並不會勉強妳,可是,我不希望妳會因此而生病。」起身,本田菊靜靜的離開,他氣自己的無能為力,為什麼,自己都已經走到這裡了,她卻依然天天無精打采,之前的她到哪裡去了?那個總是對他開朗微笑、小小的手握著他的小指,軟軟的嗓音一天到晚『菊哥哥、菊哥哥』的喚著,那個灣到哪裡去了?
 
──────自己所選擇的,真的是正確的嗎?
 
 
「灣小姐…請您吃點東西吧,再這樣下去,不只是您,連本田先生都會倒下的啊!」一旁的侍女待本田菊走後,便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哀求著,自己好歹也是伺候本田家多年的下人,自家主子的個性,她怎麼會不了解呢?
「婆婆…我真的不餓,但是,妳剛剛說他也會倒下是什麼意思啊?」怪了,她不吃飯就算了,幹什麼連他也一起扯進來?自己只是挨個幾頓餓,沒什麼大不了的,但怎麼好像整棟房子都快給她掀起來了?
「呃…灣小姐,這…好吧,婆婆就和您說了。」唉呀,真糟糕!自己怎麼給說溜嘴了呀?明明本田先生千交代萬交代,千萬不可將此事告訴灣小姐的…
「但是灣小姐,請您千萬要保密了。不瞞您說,自從灣小姐您不肯吃飯開始,本田先生也不進食了,看著他日漸消瘦,卻依舊操勞於公事,婆婆實在是很心疼啊!所以說,灣小姐!請您趕快吃點東西吧!」婆婆一說完,便遮起衣袖嚶嚶的哭了起來。
「這…竟然有這種事…」天啊,他怎麼會為自己做到這樣?
 
完全不知道,她真的完全不知道!他真的就跟著自己不進食嗎?雖然說不吃『正餐』,她也有吃甜點啊,可是本田菊既要繁忙於工作,還沒有吃飯?可是,他剛剛進來的時候,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,不是很正常嗎?
罪惡感油然而生,感覺好像是自己害了他一樣,怎麼辦?她不要別人為了自己而受傷害,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傷害到別人呀!
液體滴落臉龐,溫熱的灼傷了她白皙的手,她慌亂的拾起游移的目光,抓起裙擺就往他的房間奔去。
 
但她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對他異樣的感覺。
 
「咦?」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,灣停了下來。
自己…自從來到本田家共踏出房門過幾次啊?舉起青蔥般纖細的手指,她慢慢數著…
「呃,剛來的時候,一次、第一次見他,兩次、然後…然後…沒了?」兩次?就兩次?自己來到這那麼久的時間才出去過兩次?還不是出府!灣愣愣的發現,原來自己之前對這裡所有的一切是多麼的不屑一顧。
怎麼辦啊,她完全迷路了。灣著急的想著,但是心裡一急,便什麼都做不好。
「本田菊,你在哪裡…快出來啊,每次不希望你出現的時候你不都出現了?現在你在哪裡啊?!本田、菊!!快、快點出來,我有話、有話要跟你說啊!」絕望似的,灣跌坐在走廊上,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,撲簌簌的掉個不停。
 
自己好像犯了很大的錯?她從不認為本田菊這個男人會對她的人生有任何影響,可是她好像錯了?錯得很徹底、錯得很離譜!!自己怎麼會為了自己視為仇人的仇人掉淚呢?明明聽到他瘦了、快倒下了,她不是該高興嗎?可是、可是…她的眼淚為什麼掉個不停呢?
「灣小姐,我們回房去吧!本田先生現在不在家啊,要見他的話,我們晚點再說吧!」婆婆急忙扶起掉淚的灣,帶著她回到房間。
自己…已經無力再說些什麼了…
 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管理人のみ表示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最新CM
[08/18 竹]
[05/20 NONAME]
[01/02 Kenshin]
[01/02 Kenshin]
[11/10 黃渣]
プロフィール
HN:
夢字犬、溯葉
性別:
非公開
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
Copyright (c)《荼蘼花謝》 All Rights Reserved.


忍者ブログ [PR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