忍者ブログ
Dying love
| Admin | Res |
<< 06  2018/07  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 16 17 18 19 20 21 22 23 24 25 26 27 28 29 30 31    08 >>
[6]  [16]  [15]  [14]  [13]  [12]  [11]  [10]  [9]  [8]  [7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×前言:
×本文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,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,請勿自行加以渲染
×謹遵守APH網路禮儀
×文中政治立場並不代表作者主觀意見

「本田先生…有客人求見。」紙門外的僕人靜靜的說,自家主子好像從外頭回來之後心情就很不好,自己還是小心點說話才好。
「讓他進來。」誰會在這麼晚來找他啊?
「本田……呃,菊君,是我。」討厭,自己實在不想用…這樣的稱呼來叫他,哼,沒直接叫他『喂!』已經不錯了吧?還要穿這樣…她實在不習慣和服緊繃的感覺。
「灣、灣?妳怎麼穿…不對,妳找我有什麼事嗎?」啊?灣她怎麼會來?眼睛有點腫…唉,她又哭了嗎?
「那、那個…你,呃…聽說,聽說…」唉唷,這要她怎麼說的出口?可是,他真的瘦好多,看來婆婆說的都是真的,臉也看起來好蒼白,他還熬夜改公文,這樣撐的下去嗎?
怎麼辦?她一看到他就好想哭。
「灣,怎麼了?沒關係,妳可以慢慢說,不急。」他走上前,面對她跪坐下來,淺淺一笑。看她支支吾吾的,好像有什麼話想對他說。
「你……」她更想哭了!看他爲了自己逞強、勉強微笑的樣子,她真的好心疼!雖然自己說不上是什麼感覺,但是就是很難過。
不管了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「你為什麼、為什麼不吃飯?!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知道!你大可、不要跟著我啊…為什麼要爲了我,你真的很笨哪!都沒吃飯,還這麼拼命的工作,是要搞壞自己的身體嗎?」淚水無法控制的決堤,灣一把揪著本田菊的衣領。「你知不知道,這樣會害別人很擔心的呀…」她真搞不懂,怎麼會有人這麼傻呢?
「啊…呵,對不起…灣,妳很擔心我嗎?」埋沒在他的胸口,灣輕輕點了點頭。
灣很擔心自己嗎?可是…只顧著擔心別人…自己不也瘦了好多?本田菊心疼的撫摸著她的臉,細緻的臉蛋上佈滿了淚痕。「乖,沒事呀,我不是好好的在這嗎?」他輕輕的順著她柔軟的髮絲,鼻腔充斥著她獨特的香味。
「……你難道不知道我有吃點心嗎?」灣抬起頭瞪著眼前的男人,她說不吃正餐,是因為不習慣日式餐點…雖然還有一點點的不爽所以不想吃,但是那些甜點她可是一個都沒漏!
「呃…是嗎?我不知道…不過,妳有吃甜點我就放心了。」給了她一個微笑,輕拍她的頭,像是寵溺自己妹妹般的安撫著。
她本來就他的妹妹,不是嗎?可是一切好像變了。
「好了…灣,很晚了,妳趕快回去睡吧……咦?灣…灣?」輕輕搖了搖懷中的人兒,發現她一動也不動,伴隨而來的是均勻的呼吸聲。「唉呀唉呀,睡著了…」伸手抹掉她殘留在頰上的淚珠,打橫抱起她纖細的身子,本田菊輕輕拉開門,將她抱回房間。
 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他和她共同渡過了數不清個日子,而她也漸漸習慣了他平日的生活,他們之間的互動說不上頻繁,但是也不算生疏,每天面對面吃飯、喝茶,已經是兩人認為最正常不過的慣例。
直到她發現,自己對他的感覺好像與過往不太相同,每天碰面都讓她有點不知所措,說話甚至還會結巴,灣不太懂,可是她知道這和她面對其他人時的感覺不相同,是一種……開心的感覺。
每天好像都迫不急待想見到他,和他說話,甚至會主動去見他。
 
對於灣的改變,本田菊非常訝異。
一開始不是連搭理他都嫌得懶嗎?怎麼一夕之間…不過從她肯乖乖吃飯之後,身子是越來越好,和下人們之間的氣氛,也不像之前冷冰冰的,這的確是事實。
不過,這樣也好…他還是比較習慣看見她健康快樂的樣子…
只要是為了她好的,他都一定會做;只要是她希望的,他也一定會做。但其實他不希望她是自己的妹妹,他把她從王耀身邊搶過來,目的不是只得到一個妹妹,他要的不是只有一個妹妹。
 
所以,為了守護她,他可以拚上自己的性命。
 
 
「菊,又要出門嗎?」灣跪坐在房裡靜靜的說,白細的雙手緊緊抓著和服的下襬。
「嗯,我…可能不會那麼快回來,灣自己待在家裡,沒關係吧?」對不起…可是我會保護妳。
───────也有可能不會回來了。
對不起,他知道這麼做很自私,也知道可能傷害到她…
不過,他會勝利的,不會讓她離開的。
「那我問你,為什麼出門要帶軍刀?」眼眶中凝結了水氣,她氣,氣他為什麼不肯對自己說實話。
「軍刀?灣妳在說什麼呀?我沒有帶軍刀呀…只是去見上司一面,怎麼要帶軍刀呢?」呵,自己說了都覺得心虛,這個謊編的真爛…
「你騙人!沒有帶軍刀?那我剛剛看到他們拿出去的是什麼?!」淚珠滑落臉龐,為什麼…明明答應我了,為什麼還要打仗?而且對象…還是王耀。
「那個…那個是,我請人…要拿去保養的…」她知道了嗎?雖然說戰火是王耀挑起的,平常他應該是不會去搭理,可是只有她…他不會讓給任何人。
「騙人、騙人、騙人!!你騙人!為什麼要對我說謊?為什麼要和他打仗!明明答應我不會再出征,你為什麼還是接下戰帖?!」淚水停不下來…自己好像快要瘋了…「拜託你…不要去…我不要看見你受傷!!」撲進他的懷中,那熟悉的味道總能令她安心,可是卻無法停止身子的頻頻顫抖。
「灣…妳不要擔心…而且這樣,妳說不定就能…回到王耀身邊…了…」為什麼最後一句話自己說得好心痛?明明知道自己一定要贏,不想讓她離開自己身邊,為什麼還要說出這種話?
啊……是因為不想讓她傷心吧……可是,她會為了自己傷心難過嗎?還是說她對待他的感覺、舉動,純粹只是像不能扔下路邊流浪貓不管的心情呢?
 
「灣……我不知道妳對我的感覺是什麼,可是我很確定我這次是為了向王耀再次宣示,妳是我的。還有,不管最後的結果是怎麼樣,但是我要妳知道──────我愛妳…很愛很愛。」縮緊了雙臂,圈住懷中纖細的人兒,他好怕她就這麼離開。
他為她付出,並不是有所奢望她回報,只是希望她能活的更好,不論自己會如何,他願意全心全意的為她付出,就算最後她將自己棄於一旁不顧,本田菊也不會後悔,他不要求她回頭看看他,就算一個人一直前進也無所謂,因為他愛她,所以不求回報。
眼淚應聲滴落,她知道自己對他不是親情,可是…
「別再哭了,知道嗎?因為妳哭的樣子真的很醜,笑容才是最適合留在妳臉上的表情……」噗嗤的輕笑出聲,雖然有點苦澀,不過他感覺自己很幸福……伸手抹掉了她的涙,接著起身。
「菊……?」怔了怔,他要走了…自己真的捨得他這樣離開嗎?當初是那麼想回到王耀身邊,可是現在,她不想回去了…她想留在本田菊身邊,就算一輩子,就算永遠,自己也不想離開他……
回首對到她的眸,笑了笑。「灣,我走了…」
不要!她不要他離開!!「不要、菊!不要走!」轉身,她撲向他,湊了上去…她要讓他明白自己的心意!
「灣……唔?」有梅花的香味…還有淚水鹹鹹的味道。許久,她鬆了手,唇上還殘留著他的體溫,不禁讓自己泛紅了臉。「菊!我、在這裡等你,永遠,就在這裡等到你回來!」抹掉自己的淚水,她堅定的對他說。
「啊……」抓過她的手,俯身吻了下去,嚐到了甜甜的味道,很久…直到缺氧。「謝謝妳,灣…在這裡等我。」
 
有了她,還需要怕什麼?
 
本田菊走後,灣一直過著和以前相同的生活,吃飯、喝茶,特別的是她不願睡在自己房裡,而睡在本田菊的房間,那有她熟悉的味道,偶爾看著外頭的景色發呆、想他,很正常…一切都很正常,惟獨對面的位子總是空著,少了他。
灣從不認為本田菊會輸,因為她了解他,她知道他的行事作風,所以她也知道他不會輕易的低頭認輸。
灣也從不認為自己會再回到王耀身邊,因為她在本田家過的很好,待在本田菊身邊讓她很幸福,因為她愛他。
可是她不知道,有句成語叫做『世事難料』。
 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 
「快點、快!來人幫忙啊!」幾名士兵抬著幾乎昏迷的本田菊,身上的潔白軍裝已被鮮血染紅,令人怵目驚心,侍女紛紛忙進忙出,而灣聽見大喊也急忙奔向玄關,看見的是她日夜思念盼望的人,卻沒有任何開心的感覺,她很緊張,眼淚掉個不停。
「灣小姐,我們先回去吧!待他們安置好本田先生後,我們再去見他,好嗎?」婆婆帶著灣回到房間,她卻是一句話都不說,完全不吭聲。
 
你不是說會勝利嗎?不是叫我不要擔心嗎?我遵照約定了啊,我在這裡等你啊,可是為什麼你不是笑著回來,對著我說『久等了…』?太過分了,如此痴痴等待的我又算什麼呢?可是我的心好痛,看到你受傷,我的心真的好痛!我寧願現在躺在床上的人是我,而不是你。
可是他也不會希望是她受傷,最終,兩人都不希望受傷的是對方。
「呼……」深吸了一口氣,忍住想落淚的衝動,灣摸了摸自己的胸口。
好快…心跳得好快…看到你身上染滿了鮮紅,讓我想起當初耀哥哥被你砍傷的傷口,可是比起當時,現在更讓我心痛呀…誰可以告訴我這都是夢呢?只是我在等待你的日子中,做過數不清個惡夢的其中一場罷了。
「婆婆…我現在想去見菊,可以嗎?」忍不住了,好想見你…逐漸氾濫的感情,你不在了,要對誰傾訴呢?所以,快起來吧,對著我說『讓妳擔心了。』,快點…快點…我會等你喔。
「好吧,灣小姐請您小心。」恭敬的鞠躬,婆婆拉開門讓灣走出去。其實她不是不懂,她也知曉自家主子對灣小姐的感情,但是…這會是一場苦戀啊…
 
 
「菊!」拉開門,裡頭靜靜躺著她思念的人,染血的潔白軍服已被換下擱在一旁,有些急促的呼吸聲證明他還活著。
看著看著,她好心疼!明明自己已經告訴他希望他照顧好自己,怎麼還是搞成這副德性呢?
「吶…很痛吧?」輕輕撫過他的臉頰,蒼白的像張紙…「都傷成這樣了…」說著說著,眼淚終究還是不爭氣的滴下了,一點一滴的染濕了被單。
「幫你換藥…好嗎?別動,不然傷口會痛哦…」笑著落淚…多麼諷刺啊?自己現在做的就是這事!為了不讓他擔心,所以要笑,像個娃娃似的對著他說話,可是沒醒來,又怎麼會有人回應呢?
躡手躡腳、小心翼翼的拉開覆蓋在他身上的被單,傷口好深啊…輕拆下染血的紗布、上藥、包紮…怎麼自己以前好像也做過這事?只是對象不是他,是王耀。
拉好被子蓋住他,榻榻米上的人似乎有些動靜。「唔………」微瞇的雙眼望向身旁的女孩,她淚還滴著。
「……灣?」微微抬起身子,他卻吃痛的倒了回去,傷口…「嗚呃……」
「菊、菊…?」他醒了!太好了…要是一輩子只能看著他的睡容,她大概會發瘋。「很痛嗎?我剛剛幫你換藥了,要好好躺著,不要亂動,不然傷口會裂開……」怎麼好像越說越心酸…撫上他蒼白的臉,給了他一記微笑,這種時候更要笑,才不會讓他擔心啊…
「咳咳…沒事了,我沒有事…」摸了摸自己的胸口,頻率如此快速是為了誰而跳動呢?是妳吧,是妳。因為有妳,我明知沒有勝算,但還是選擇前往;因為有妳,即使陷在不得脫身的牢獄,我也不會感到痛苦。
 
真的,只要有妳……
可是,現在卻不得不把妳推開了,對不起
真的對不起,是我太弱了,沒辦法…留下妳。
 
「呼…」本田菊輕輕吸了口氣,自己實在不想對她這麼殘忍,可是沒辦法,輸了,就是輸了…白紙黑字寫的非常清楚,我,本田菊,確確實實輸給了王耀,放棄妳,灣。
會不會後悔呢?我。
會不會恨我呢?妳。
在我說出這句話後,妳會是什麼反應呢?灣。會打我嗎?會恨我嗎?會哭鬧嗎?還是平靜的接受這一切,因為妳根本不在乎待在誰身邊?
「怎麼了?不舒服嗎?」緩緩伸出手想測試他額頭的溫度,呼吸那麼不穩定,應該沒事吧?
啪。
「……菊?」看著眼前拍掉自己的手的男人,她感到疑惑。
「…別碰。」自己真的是瘋了才會對自己最深愛的人做出這種事,可不可以請妳恨我呢?只有這樣,才能讓我稍稍感覺到,我們互不相欠。
「菊?你說什麼?怎麼了?是不是發…」
「我說不要碰我!」很難過嗎?快點結束,快啊,這樣妳就能回到王耀身邊了吧?到時候妳就會安安穩穩的待在他身邊一輩子吧?然後遺忘我,把我和妳在一起的時光丟入妳不堪回首的過去裡,對吧?
「燒……了。該不會失去記憶了吧?」這麼扯的劇情,灣真懷疑自己也想的出來?
「妳,從明天開始,離開我的視線,滾出我的世界。」他冷靜的說出這一段讓自己近乎心痛的話。
失憶…嗎?如果真的能失憶該有多好?忘了痛苦,忘了戰爭,忘了這世界的不堪,忘了妳等等面對我的表情、面對我的冷言冷語,但是…我惟獨不想忘記妳。
「妳可以打包行李了。」自己現在的表情是怎麼樣呢?他不知道,連該哭還是該笑都不知道。
 
──────當初帶走妳,真的是正確的選擇嗎?
 
灣震驚的看著他,沒多說什麼,連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,清脆的巴掌聲就已響起。
「太過分了…本田菊!你太過分了!要我走?好,我就走!到沒有你的地方去,我也不會回到耀哥哥身邊,我會自己獨立,看著,你看著吧!」憤怒的起身,離開。
開什麼玩笑?!耍她嗎?早知道會落到今天這種地步,她為什麼還要等的那麼辛苦?為什麼要忍受每天晚上獨自一人入睡的不安,還為了他做惡夢?總夢到他不要她了、離開她了,留下她一個人原地徘徊,自己卻棄她於不顧。
現在是什麼意思?惡夢成真了?所以他趕她走、不要她了?那之前的等待又算什麼呢?因為愛你,所以付出,可是換到的為什麼卻是一句叫我離開?
佇立在走廊,溢滿胸口的難過和不諒解在一瞬間決提了,她大哭,只是希望在眼淚全部流乾了以後,出現在身後的人會是他。
 
房內的本田菊靜靜的看著她離開,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。
對不起、對不起、對不起……我知道再多次的道歉,妳也不會回頭。
本田菊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,又很可悲,費盡自己心力才得到了她,現在卻又一把把她推開……有點矛盾呢。
吶,灣……妳會恨我嗎?如果恨,那就用力的恨吧!因為這樣,至少可以讓我在妳心裡留下痕跡,不至於被淡忘掉。
我相信我自己是自私的。
苦澀的笑了笑,他望向窗外他當年為了她在本田家種的唯一的梅花樹。
 
「我最喜歡的花,就是梅花。」
「比起像菊的名字一樣的菊花,我到覺得你比較適合櫻花唷。」
 
涙,緩緩落下。
 
錯過了,就很難再挽回了吧?
人就是這樣,擁有的時候總覺不夠,直到失去了才知道後悔。
 
但是灣,我現在失去了妳,我卻不覺得後悔。
妳知道為什麼嗎?
因為……
 
──────因為我,很愛妳。
 
 
「灣……我祝妳幸福……」
 
 
                ──Fin──
 
×後記──────
嗚嗚嗚,老實說,我自己完結了也好難過啊。
不知道劇情會不會很怪異?
全文共8634字,不加前言和後記的話啦,好開心呢。
雖然時間不算很長,但畢竟它也陪伴我好一段日子了(哭
最後面菊對灣說的話,讓我好想哭,雖然是我自己寫的(汗
我只能說菊你真的好偉大,因為愛灣,所以包容她、順著她。
APH裡面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菊,喜歡他的個性。
祭點是被朋友帶來參加的,真的是很棒!
主催、副催們真是辛苦了,很感謝你們辦了菊灣祭。
紫瞳在這裡謝謝大家的點閱。
最後,大家一起來大喊吧!
菊灣大好啊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!!
PR
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
お名前
タイトル
文字色
Mail
URL
コメント
パスワード   Vodafone絵文字 i-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
管理人のみ表示(チェックを入れると管理人だけに表示できます)
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:
最新CM
[08/18 竹]
[05/20 NONAME]
[01/02 Kenshin]
[01/02 Kenshin]
[11/10 黃渣]
プロフィール
HN:
夢字犬、溯葉
性別:
非公開

Powered by Ninja Blog    Photo by 空色地図 -sorairo no chizu-    icon by Atelier Black/White    Template by Temp* factory
Copyright (c)《荼蘼花謝》 All Rights Reserved.


忍者ブログ [PR]